我的母親—賢寬 她選了最好的時間與地點離去

我的母親—賢寬 她選了最好的時間與地點離去

首頁 » 天帝教教訊第258期 » 我的母親—賢寬 她選了最好的時間與地點離去

李光光  2005-08-01 11:20

母親民國九十一年三月十四日中風,二弟顯中(光仁)空軍退休後轉業三軍總醫院,他為母親奔波於自己的工作場所,母親住處,復健醫院,抱母親上下樓梯、進出汽車,壯碩的他迅速地消瘦了。母親復健期間不慎摔交,骨盆斷裂,為方便照顧,顯中將自己坐落於二樓的房子租給他人,租了一棟內湖山邊別墅,那裡安靜、空氣清鮮,他讓母親住在一樓,請一位印尼褓姆日夜照顧。

  雖然斷裂處已固定,可能坐輪椅會壓痛筋骨,母親長期臥床,床前一台電視,是她唯一的消遣。由於中風影響,母親言語不清楚,健談的她,漸漸習慣以手勢表達。母親沉默了,但她在我們面前總是笑容滿面,讓人感到她毫不痛苦與樂觀。父親只要有空就來探視,這是她最高興的時刻;而洗澡得坐輪椅去浴室,牽動傷口時,她會撒賴,孩子長大了,母親卻越來越像小孩。

  母親腳趾上有個傷口,血液循環不良,長期不收口,顯中從不假他人之手,每天親自為母親洗腳換藥,由於感染細菌,七月二十日顯中預先為她在三軍總醫院掛號,母親一反常態的推拖,一早就要求盥洗更衣,由顯中與褓姆陪往門診。掛的是26號,在25號之前都沒有異狀,但當顯中推著坐輪椅的母親到診療室門口時,母親的頭下垂,流下許多鼻涕,在為她擦拭時才發現母親走了。當天晚上我與牧紅自北京返台奔喪,看她的面容是那麼的安詳,對她的離去雖不捨,卻都為母親的解脫感到欣慰。

  母親中風臥床整整四十個月,陰曆六月十五日正午回歸自然,僑居約旦的大姊剛好在家,父親前一天自日本弘教返台,她選了最好的時間與地點離去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